简要理解企业数字化转型

近年来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市场讨论热点,政府、企业、研究机构均在该领域不断投入资源,为探索企业数字化转型做铺垫。企业数字化转型趋势的到来离不开目前中国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互联网及相关技术(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的应用和普及的影响,更深层次的驱动力在于企业对于提升效率和降低成本的不懈追求。

埃森哲的研究显示,目前中国各行业的数字化能力建设整体处于初级阶段,只有7%的中国企业转型成效显著。总体上,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任重而道远。目前企业实践中,对于数字化转型并没有统一的定义,本文将当前数字化转型从采购、生产、销售(批发/分销)三个环节切入,进而到供应链数字化。

企业数字化的三个角度

企业数字化,是指企业能够通过借助数字技术打通企业的采购、生产、库存、营销、财务、人力资源、客户资源管理等板块的信息能够实现链接和共享,通过大数据分析,辅助企业决策,提高内部沟通和决策效率。现有的企业实践中,由于互联网的普及和SaaS(软件即服务)服务模式的流行,企业库存、营销、财务、人力资源、客户资源管理等内部管理活动已经能够较为顺利的实现数字化。但是涉及到与外部企业合作,则面临的需求和挑战各有差异。通常而言,除了后台职能活动,企业经营活动大致分为采购、生产和销售等三个环节。

采购环节的数字化,指的是一家企业在向外采购时,如何通过数字化完成这个动作。此时的采购可以通过自建数字化系统和借助外部的数字化采购平台完成。

生产环节的数字化,主要针对生产企业而言。对于生产企业,当前难点在于生产过程中的数字化,实现智能制造,这也是目前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点内容,也是当前工业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工业4.0等战略重点攻关的领域。

销售环节的数字化,涉及营销、批发、分销、交付等环节的数字化,主要是流通环节。

企业数字化过程,不论从哪种角度切入,均离不开企业内部管理活动数字化的支持,这些内部管理包括财务、税务、人力资源等相关活动。同时数字化动作的完成,将会带来组织构架、人员、商业模式等方面的调整,也就是带来数字化转型。

若一家企业内部管理数字化后,同时在采购、生产、销售三个环节能够数字化运营,则很明显此时构成了供应链数字化。

供应链数字化

供应链包括产品生产和流通环节所涉及的原材料供应商、生产商、分销商、零售商以及最终消费者,涉及采购、生产、营销、批发、交付等环节,从这个角度而言,供应链数字化,也可以理解为供应链各方采购、生产、营销、批发、交付等环节的数字化。

与企业单个环节数字化不同,供应链数字化牵涉的市场主体较多,需要一个市场主体在供应链中担任主要角色来协调供应链的数字化,或者供应链各方协商来完成各环节的数字化。实际经营中,单个企业主营业务能够全部覆盖到所有环节的毕竟是少数,绝大部分企业更多是参与供应链的某个环节。不同市场主体要实现信息之间的流通与贡献,需要统一信息通讯的标准与信息系统,开放应用程序接口(API),使得资金流、信息流和物流能够顺利流通,降低供应链各方的沟通成本、提升决策效率,达到协同效应的最大化。

供应链数字化能够在不同行业间渗透,那么整个经济社会的数字化程度将会不断提升。

服务商角色

企业数字化转型,不论是采购环节数字化、生产环节数字化,销售环节数字化,还是供应链数字化,企业很难单独完成。服务商的介入能够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咨询、构架设计、信息系统、平台以及人才等方面的支持。

数字化转型的思考

数字化转型不是单独的采购或应用一套信息系统就可以完成,实际上企业数字化转型伴随着企业思维的转变、组织构架的调整,甚至商业模式的调整,企业决策实现由数据驱动。企业数字化的实现,部门间“数据孤岛”现象减少或消失,通过大数据分析,企业管理层能够通过数据可视化或商业智能仪表盘(Dashboard)及时了解经营数据变化,实现快速决策;原来各部门的数据采集和分析人员可能会被裁减或转岗,决策效率的提高,一方面企业所需人员可能减少,另外一方面也可能使得不具备数据思维的人员成为冗员;再者,企业数字化的实现,使得企业管理层能够更快发现企业经营管理中的问题,及时作出相关调整,有可能带来自身业务结构或者商业模式的调整。

企业数字化转型并不是一蹴而就。

数据碎片化、数据异构性、数据孤岛成为制约数字化建设的三大瓶颈,数据开放还面临诸多潜在风险,数据挖掘的应用场景相对缺乏、辅助决策能力有待进一步的提升。

从长远看,要探索适应数字化转型的多元化建设运营方式,在数字资源开放共享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动数字化转型向纵深发展。